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艾蒙迪大陆之魔法与科技

第26章 名刃【月】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艾蒙迪大陆之魔法与科技 热门小说吧( 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平仄久作为空间魔法师,有一个属于自己的“个人空间”,他那些奇奇怪怪的各种好东西都藏在那空间里,除非他死了,或者魔力被耗尽到无法维持空间,否则别人绝无法拿走里面的东西。

  也正因此,那空间是绝对绝对不能解除掉的,那里面的东西要是被发现了,平仄久估计下半辈子就得逃亡度日了。

  “你拿了魔法部不少好东西吧?王宫里的东西,似乎也拿过几件吧?”

  温老的语气逐渐冰冷起来,平仄久紧张的冒了一额头的汗。

  “你要我亲自动手?”温老似笑非笑的看了平仄久一眼,威胁的意味显露无疑。

  “哈哈哈,温老您老人家说笑了,我这不是稍微替大家保管一下嘛。啊,想起来好像那把刀确实在我这边呢,一直忘记交还给魔法部了来着。”

  他一边说,一边恶狠狠的盯着北枫,然后非常痛心地伸手凭空抽出了一把刀。

  看到那把刀,北枫的瞳孔都收缩了一下。

  这不就是那把曾经穿过了北枫胸口的利刃吗?

  “哼。”温老冷哼一声,“你哪是忘记了?是想把它占为己有吧。”

  “没有没有,您老误会了,我这不是特地为他留着的嘛,你看他和这把刀多有缘份。”平泽久尴尬的笑着,边说边把刀硬塞给了北枫。

  虽然他真的很舍不得,但现在真的只能弃车保帅了。

  不然自己放在空间里的好东西暴露,那可真的是要犯温老忌讳的。

  到时候即使他和温老交情不浅,他老人家也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。

  而北枫则看着面前的一堆东西愣住了,尤其是这把刀。

  这又是锦囊又是宝刀的,让谁能不心动呀。

  对于任何一个魔法师来说,这些东西真的价值太大了。

  得了这么多好处,只是当个跟班,这交易应该是划算的吧?

  再说了,对于未夕的这个要求,北枫本来就没有打算拒绝的。

  欠债还钱,欠人情也是如此的。

  “小家伙,这回满意了吧?”温老笑呵呵的问北枫。

  北枫不知道该回答什么,只好点了个头。

  “不过世间万物,有利皆有弊。”

  温老原本温和的笑容消失,转为了一副非常认真的面孔。

  “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被那丫头看上,但我可以确定一件事:从现在起,你将很危险。”

  温老忽然严肃的话,让北枫不由有些紧张。

  “你知道吗?星宿魔法师有不败的传说。在所有历史的记载中,星宿所象征的一方,永远是胜利的一方。而被星宿魔法师所选定的人,只有两种结局。”

  “是什么?”北枫问。

  “成则名垂千古,败则死无全尸。”

  “一旦你没有了可利用的价值,就会被星宿所遗弃,最终于绝望中死去。”

  温老的话像是恐吓,又像是身为前辈给后辈的提醒。

  但北枫对此却毫无感悟,对他而言名垂千古没有什么意义,死无全尸也没什么好怕的。

  这世界与他的距离总是保持的很微妙,无论是生的世界,又或是死的世界,总是对他若即若离,和他暧昧不清,但又离得甚远。

  相比那些复杂的事情,他无非是想要个属于他的归宿。

  办公室里陷入了沉寂,这种气氛并不有趣。

  “那既然刀给你了,刚才······”

  平仄久及时开口,想要回前面给出去的火枪和盾牌。

  但他刚开口,就感受到了温老的杀意,连忙改口道:“刚才那两个好东西也一并给你了,记得要珍惜哈。”

  随后平仄久又和温老扯了些无关紧要的琐事,最后找了个借口就带着北枫离开了。

  再待下去,平仄久觉得北枫会太难受。

  对于这个奇怪的学生,平仄久还是关爱稍多一点的。

  两人一出楼,北枫便问道:“要还给你吗?那个火枪和盾牌。”

  “算了,给都给了,我还是要点面子的。”平仄久装作心情很差地说。

  “可是没有弹药,那枪用不了啊。”北枫说。

  北枫在岩鹿镇的时候,是摸过枪的,他玩过,自然也知道没有弹药的枪就是垃圾。

  平仄久闻言惊地嘴张老大,他还以为这家伙良心发现了,没想到居然是狮子大开口,贪得无厌啊!

  随即瞪了他一眼,甩了包弹药出来丢给他。

  “滚滚滚,烦死了。”

  说罢平仄久还觉得还不解气,踹了下北枫的屁股才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  踹下屁股换一包弹药那可太值了,北枫一点也不生气。

  一路晃晃悠悠的回到了宿舍,关了门,北枫就迫不及待的拿出了锦囊,从里面取出了那把刀仔细观摩。

  这刀确实是好看的,莹白色的刀刃的底部还刻着个【月】字。

  而且这刀的材质不是普通的钢铁,是一种能够注入魔力的特殊材质,在其中还刻有魔法阵。

  你注入的魔力越多,这刀的威力也就越大,可谓是无坚不摧。

  “好刀。”

  北枫不由赞叹。

  “你比较喜欢杀人的刀?”

  房间里突然出现了个柔和的声音,这声音一听北枫就知道是未夕。

  一转头,她果然坐在自己床边上。

  这家伙,真的是来无影去无踪。

  “你怎么突然来这了?”北枫收起刀问。

  “我不能来吗?”未夕反问。

  “倒也不是,但最好从正门进。”北枫答。

  “你拿到了这些东西,也就是说答应他们的条件了?”

  “嗯,我答应了。”北枫答。

  跟班不就是跑跑腿嘛,自己以前也常干的,北枫对此并不抵触。

  “那可以飞翔的翅膀和无比锋利的刀,你更喜欢哪一个?”

  未夕忽然问了个和工作似乎毫不相干的事情。

  这是什么奇怪的问题?北枫心里不解,但还是认真思考起来。

  “如果有那样的翅膀的话,就可以无拘无束,自由飞翔了;但有一把无比锋利的剑,则可以保护自己和重要之人,似乎同样也很重要。”

  “但如果硬要选一个的话,应该是翅膀吧。”北枫说。

  “自由的翱翔天地很不错呢。”未夕声音轻柔,低头继续道:“但说不定有一天,你会拔下自己的翅膀,将之化为最锋利的刀刃。

  未夕话里有话,北枫听的是云里雾里的。

  “这与命运相关吗?”北枫问。

  他虽反感这个词,但一联想到未夕,北枫脑海里总是会浮现出这个词。

  “我饿了。”

  未夕并没有回答北枫的话。

  等北枫去食堂买了吃的回来的时候,未夕已经不在房间里了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