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小主神遨游万界

第28章 药王院

小主神遨游万界 手可拂心尘 4735 2021-03-03 22:12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小主神遨游万界 热门小说吧( 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渡厄摇摇头道:“那时的我才三岁,现在已记不清他的样子了,只记得他牵我手时,有一边手有四根手指头,另一边手有五根手指头。”

  渡厄当时尚年幼,连左右都未曾分清,又如何能知道那带将他丢在少林门口,敲了敲寺门,转头就溜的老乞丐是谁呢。

  林峥喃喃道:“武功高强,又是九指乞丐,十有八九是洪七公了。”

  听完渡厄大师兄的身世后,林峥旋即又瞧向面带病容的小孩:“二师兄,那你又是为何小小年纪便拜入少林的?”

  渡劫连咳了数声,待得呼吸渐渐顺畅了,才开口道:

  “我父母皆出身于武林名门,娘在十年前曾受过百损道人的一记玄冥神掌,幸得天鸣神僧出手相救,才化解了体内大部分寒毒。”

  林峥暗自心惊:“玄冥神掌?”

  “想来这百损道人应该便是玄冥二老的师父了。”

  渡劫又连咳了数声,才缓声继续:“我娘体内寒毒未彻底清除,本是不该生育的。”

  “但我爹是洛阳牛家刀法的第十九代传人,家里一脉单传,不愿断了香火,便执意要我娘传宗接代,否则便另娶新欢。”

  在神雕世界,人们还是十分注重香火传承,没能生出男丁,是不让进祖宗祠堂的,更别说这一脉单传的。

  林峥虽然理解这背景,但仍是觉得逼一个身中寒毒的女子传宗接代,实非英雄行径。

  渡劫道:“娘无奈之下只得点头应允,十月怀胎,拖着病躯,咬牙生下了我,没想到却是生出一病鬼。在我出生后没多久,娘也就因寒毒发作去世了。”

  “父亲见我天生体内便带有寒毒,且体弱多病,难以继承祖传刀法,便把我送到少林让天鸣高僧救治,他自己则是另结新欢,再也没来见过我了。”

  林峥听完直骂道:“渣男啊!你爹害死了你娘,也害苦了你。”

  渡劫从出生的那一刻起,便一直遭逢病痛折磨,从来未曾体会过一天正常人的生活。

  但他却未曾被病痛打倒,仍旧是乐观向上的活着。

  他拉了拉林峥的手,笑道:“渡尘师弟,师父常说,人不能带着仇恨活着,要微笑面对生活。

  我并不恨任何人,只想好好活着。只要我勤加修炼少林玄门正宗内功,体内的寒毒早晚有一天会除尽的。”

  林峥心道:“小小年纪倒是挺懂事的,等哥练会九阳神功,顺手就帮你除了体内寒毒。”

  两名师兄都说完各自的身世后,林峥最后才将目光投向那一直沉默不语的三师兄渡难。

  其实从一开始,林峥便一直有在暗中观察着他。

  发现他一直低垂着头,不敢与林峥目光相交。

  只有当林峥说到,自己因为天生赤发而被父亲抛弃,被周遭人欺辱时,渡难的肩才明显颤动了一下,似是有所触动。

  “渡难师兄,不知你...”

  渡难忽地开口道:“我其实不是汉人。”

  林峥心想,你这样子倒确实不像汉人,反倒是像是绯洲人。

  渡难咬了咬他那厚实的香肠唇,说道:“我母亲本是一濛古军官的妻子。”

  “你虽非汉人,但看上去也不像濛古人啊,难不成继承母亲那一边的基因了?”林峥腹诽道。

  渡难道:“那濛古军官脾气很是暴躁,一喝醉酒便打我娘。万幸的是他常年随军出征,待在家里的时间并不多。”

  “有一年那军官带了一昆仑奴回家,后来他收到急召,将奴仆留在家中,便匆匆再度随军出征,一年半后我便出生了。”

  “第三年那军官凯旋归来了,母亲担心我会被杀,便让人把我偷偷送走了。”

  军官回来后不久,有仆人向他告密。他盛怒之下,杀了昆仑奴,也杀了我娘。”

  渡难虽然一直未曾提及自己为何可能会被杀,以及生父是谁,但不用说,林峥光凭渡难的长相,也猜到了他生父定是那昆仑奴了:“难怪这渡难看上去如此自卑沉默,肯定是自幼便常常受人白眼吧。”

  四人一路闲聊,互相了解彼此的身世,倒也拉近了彼此关系。

  正可谓同病相怜。

  三位孩童自幼遭逢不幸,倒也变得十分懂事乖巧,不是那种饱受溺爱的熊孩子。

  不知不觉中,四人竟是来到了一处药园前。

  渡厄停下脚步,指着前边的药园道:“穿过前面的千草园就是药王院,这些都是药王院的师兄们精心栽种的药材,你可小心点了,别踩坏了。”

  “我们三人就在这鉴赏药材,你探望完朋友就尽快回来吧,我们带你去领僧袍和被褥。”

  渡厄虽年纪尚小,但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,俨然已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了。

  “多谢三位师带路,师弟去去就来。”

  林峥道谢完,便径直穿过千草园,往药王院内走去。

  他一进院内,发现处处房门紧闭,倒也不知道赵鑫在哪间房里疗伤。

  “咕噜噜噜~”

  林峥正准备一间房一间房查探时,忽地听见西首一间房内传出震天呼噜声,一时好奇,便打算从那间房开始找起。

  他悄悄走到门外,用手指沾了点唾沫,戳破窗纸往里瞧去,但见房间里摆有两张供病人歇息的木床。

  左边那张床躺着一名手臂上缠有麻布的壮汉。

  那壮汉睡得正香,甚至还不住打着呼噜,林峥仔细瞧了瞧那人的模样,竟是杨蛮子。

  原来杨蛮子本就重伤难行,今日还执意跋山涉水前来少林报信,早就疲惫不堪,因而被送入药王院后,和师兄寒暄了几句,很快便睡着了。

  甚至有人在帮他伤口处换药,他都没醒过来,可见是有多疲惫了。

  右手边那张床则正坐着一身披灰色僧袍的男子。

  那男子莫约四十出头,双眉极短,生得一张马脸。虽是换了身干净僧服,林峥仍是一眼认出那人便是三雄排行老二的回马枪赵鑫。

  只见赵鑫此时正在拆解掉伤口上绑着的麻布,但见他手握沾有点点暗红的麻布,一圈圈的反向解开,直至最后彻底取下。

  麻布滑落,却见赵鑫本应深可见骨的伤口竟已结痂。

  “这少掉的血肉又怎么可能这么快重新生长出来?”

  但见赵鑫从怀里取出一玉瓶,从里倒出一颗黑色的小药丸,自言自语道:“只剩下最后一颗了啊。”

  他一仰脖,将手中的那枚药丸丢进了嘴里,喉咙滚动,生生吞了进去。

  片刻之后,他口吐一阵蒸腾热气,全身变得无比通红。

  眼中布满了血丝,嗜杀的眼神像极了野兽。

  待得片刻,他伸手捏住腿上那足有臂腕粗细的血痂,猛地一撕,直接将整块血痂撕落。

  “这不可能!”

  林峥揉了揉眼睛,确认赵鑫伤口处血痂撕落后,露出的竟不是鲜血淋漓的伤口,而是光滑如新的肌肤,甚至连疤痕都没落下。

  “在低武世界,绝对不可能有灵药能够做到这一步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