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小主神遨游万界

第66章 伏魔三小僧

小主神遨游万界 手可拂心尘 8427 2021-03-03 22:12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小主神遨游万界 热门小说吧( 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达尔巴高喊了几句:“大师兄,我来帮你了!”

  “大师兄?”

  寺内回荡着他的喊声久久不散。

  林峥趴在屋顶瓦片上,听到达尔巴呼叫,愣是不回答,只是静静地观察着场上局势的变化。

  侧过头看向尹思过,发现她依旧是神色郁郁,连忙开口问道:“怎么了,伤得那么严重吗?”

  “八大高僧转了这么多内力给你,怎么还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?”

  尹思过抿了抿嘴,从怀里取出一块金疙瘩,泪花在眼眶里打转:“伤势稍微缓解了一些,就是娘的遗物被我弄坏了。”

  “难受...想哭。”

  林峥一瞧,发现那金疙瘩连着白绸带,正是小龙女的金铃锁。

  当即‘呸呸’两声,打了个哈哈道:“什么遗物不遗物的,这么说多不吉利,小龙女现在不好活得好好的吗?”

  “小龙女现在还未满十八,况且只要我们能成功改写骑龙夜发生的那件事,她的命运也就会被重新改写,或许便不会那么短命了。”

  尹思过憋着不哭,别过脸去:“可是金铃索坏了,我还是觉得很难过。”

  林峥道:“你那都是旧的金铃索,绸带都略微发黄了。到时我们去终南山,直接把小龙女手里那崭新金铃索要来,不就得了?”

  “真的?”尹思过眉梢一挑,喜道。

  “她是你娘,难道还不肯给你么?”林峥说完便想:“

  可惜她都不知道有你这么一个女儿存在。”

  “就算真的跟她说了,估计会被当做神经病吧...”

  尹思过躺在一旁,双手托着脸颊,想了一会小龙女年轻时或许很活泼的性格吧,应该是因为后来的种种悲惨遭遇才变得如此冰冷寡淡的吧。

  她正发呆时,下方频频传来达尔巴的喊叫,当即一脸好奇地望向林峥:“下边那手持金杵的壮汉好像一直在叫你,你不理他么?”

  林峥瞥了眼那站在药园院正中的达尔巴等人,摇摇头道:“我们躲在一旁坐山观虎斗就好。这群闹少林的家伙都是些歪门邪派,不是什么好货色。”

  “他们以后还要陪着霍都去终南山找你娘提亲呢。只不过后来都被小龙女的玉蜂赶跑了,否则你可能就不姓尹,改姓霍了。”

  尹思过美眸一眨,奇道:“你明明不是神雕世界的人,为什么会比我还清楚即将发生的事啊?”

  林峥嘿嘿一笑,手虚空一抓,接连从空间里取出几本书,然后递了过去。

  尹思过接过那几本书,瞧了一下封面:“射雕英雄传、神雕侠侣、倚天屠龙记....金瓶..”

  在尹思过念到最后两字时,林峥老脸一红,连忙将那本抢了回来,干咳一声:“这本拿错了。”

  他接着指着神雕那本书,转移话题道:“你翻翻这本看。”

  尹思过依言跳着翻阅了一下几个章节,她越看嘴巴张得越大,惊奇地发现书中男主角居然是杨过,女主角居然是她亲娘小龙女。

  她本以为这是杨过或小龙女的日记,但在翻阅了几章后,发现了许多上帝视角的描述,显然已经不是某个凡人的日记了。

  书中记载的许多故事,居然大多都符合她娘当年跟她讲过的往事。

  她越看越是觉得惊奇,忍不住抬头问道:“这几本天书,是谁写的?”

  林峥道:“这几本书可以说是你这个世界的历史书了,只是为了保持故事趣味性,其中有些事件会有所美化。”

  “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,曾经有位主神创造这一系列世界,所以他一直拥有上帝视角。后来转世到了我所在的世界,他便依着前世的记忆,写出了这几本天书。”

  尹思过恍然大悟道:“难怪你能知晓未来发生的事,原来是有天书在手。”

  林峥摇摇头:“我们此行的任务就是来阻止书中惨剧的发生,还你娘一个清白之身,所以我们一旦横加干预后,书中的所记载的事件,也就可能不会发生了。”

  尹思过一脸认真地连连点点头:“嗯嗯,当然要阻止,不能再让娘和杨叔叔再经历那么多磨难了。”

  哇,哈哈哈——

  就在林峥和尹思过闲聊之时,院中忽地传来达尔巴放肆的笑声:“少林寺没人了吗?”

  “居然派三个乳臭未干的小娃来应战。”

  林峥探头往下望去,发现场中一众武僧已被打倒在地,弘源更是被打得重伤昏迷。

  此时渡厄、渡劫、渡难三人正各执一条两指粗细的黑索,挡住达尔巴去路。

  院内一众高僧则在原地盘膝运功,似是在尽可能恢复一些内力。

  只见渡厄蜡黄色脸上充满怒气,手一挥,轻叱一声道:“二位师弟速速归位!”

  “渡劫师弟守艮位,渡难师弟守乾位。”

  渡劫和渡难听到师兄的号令后,连忙施展少林轻功,以达尔巴为中心,分别跳到艮位和乾位。

  达尔巴原本还瞧不起这仨小娃,但在看到那黑白二娃施展轻声功法时的轻盈步伐时,便收起了小觑之心:

  “没想到小和尚内功造诣竟是比大和尚还强,真是奇了怪了。”

  他心中略微忌惮,大喝一声道:“小娃子,快快滚开。否则就别怪我以大欺小了。”

  渡厄三人听不懂达尔巴叽里咕噜在说些什么,只道这藏僧在说些骂人的话语,手中黑索一抖,喝道:“金刚伏魔!”

  三人呈三角之势站位,每人各占其中一角,手腕一抖,三条黑索如致命毒蛇般疾射而出,分别袭向达尔巴的左右两臂和脖子。

  达尔巴眼见黑索袭来,手中金杵猛地一挥,便即扫向那袭来的三根黑索。

  金杵所到之处,黑索尽皆被打落。

  仨小僧虽然内力修为不低,但毕竟年纪尚小,气力远弱于成年人,加之金刚伏魔圈的也尚未彻底参悟,威力更是大打折扣。

  “变阵,缠绕。”渡厄身子一转,手中黑索跟着旋转,再往前一甩,黑索便旋转着击出。

  三人心意相通,渡劫和渡难也急忙跟着挥舞缠绕,分别缠向达尔巴的左右脚踝。

  达尔巴一杵试过仨小僧的劲力后,便已经是感到颇为不屑,这次更是大摇大摆地站在那不动,任由黑索缠住自己双脚和金杵。

  渡厄见黑索轻易缠中敌人,心中一喜,连忙发号施令:“夺!”

  喝声过后,他使出吃奶的劲往回一扯,金杵却依旧是矗立在原地不动,无论他如何发劲抢夺。

  渡劫和渡难同样咬着牙用力一扯,达尔巴整个人依旧稳如泰山,双脚就像是黏在地面一样,不管脚上黑索如何拉扯,他自巍然不动。

  三位小僧虽然内功修为大大提升,但毕竟年纪尚小,基础力量远弱于成年人。就算是有着真气加成,还是不足以撼动以气力见长的达尔巴。

  达尔巴浑身肌肉虬动,忽地用力一扯金杵,双脚猛地挥踢,便如钓鱼翁猛扯吊杆一般,要将这三只小鱼一同拉上岸来。

  仨小僧感受到黑索上传来的巨力,险被拉飞了过去。好在他们平日练习阵法时就考虑过自己三人年纪小,气力弱,就算能缠住敌人,未必便能拉扯得动。

  所以在达尔巴用力反拉的瞬间,他们便及时借助巧劲反向一绕,解开了缠在达尔巴双踝上的黑索。

  “那三小光头好像打不过那壮光头,你不打算下去帮忙么?”尹思过懒洋洋地趴在屋顶瓦片上观战,侧过头问道。

  林峥摇摇头道:“不急,我这三位小师兄的金刚伏魔阵不弱,将来可是能够大战明教教主而不落下风的。”

  尹思过道:“那是将来,现在恐怕实力还太弱了,被打死了就没将来了。那壮光头武功甚至不比我弱。”

  “我看呐,他们恐怕再过不久就要败下阵来了。”

  林峥笑而不语,双眸时不时瞥向远处藏经阁所在的方位。

  ...

  达尔巴瞥了眼不远处正在运功疗伤的一众高僧,担心再拖下去,那群老僧疗伤完肯定是个大麻烦。

  他想定之后,便不再理会这三小娃,如座小山般,迈着沉重的步伐径直往前冲去:“我要挑战的是少林高僧,没这闲工夫跟你们玩。”

  渡厄站好挡在达尔巴前行的路上,一脸凝重,潜运真气,待得达尔巴走到距离不到一米的位置时,闪电般甩腕出索:“封魔!”

  一声令下,一道黑色闪电直刺达尔巴双目。

  左右两边的黑索则同时点向达尔巴腰间的命门穴。

  命门穴在第二腰椎棘突下,两肾俞穴之间,当肾间动气处,为元气之根本,是生命之门户。

  不管是极为脆弱的眼睛,还是至关重要的命门穴,都受不得些许伤害。

  达尔巴情急之下只好左手护住命门,右手持金杵挡住袭眼的黑索。

  哪知那三条黑索竟是像活了过来一般,忽地一绕,分别点向了他手背的诸多要穴。

  双手穴位被黑索抽中,达尔巴双手登时感到一阵酸麻,手中金杵‘当’的一声掉落在地。

  他怒吼一声,右脚猛地踹向那就在眼前的黄肤小僧。

  “快快滚开!”

  达尔巴这一脚扫得极快,渡厄根本来不及反应。

  眼看着要就要被踢飞,只见达尔巴右腿扫到一半,左腿转轴关节处忽地一弯,扑通一声,以单膝跪地的方式跪在了渡厄面前。

  大巴尔竟然当众跪小孩,心中怒火中烧,回头望向后方,斥道:“是谁点了老子膝盖。”

  他话音刚落,只觉空气略微扭曲,噗噗噗闷响接连响起,数道无形劲气从他眼前飘过,周身要穴立时被点。

  渡劫和渡难则是有些懵,他们二人刚刚明明还没来得及出手啊,这藏僧怎么突然就跪下了。

  屋顶之上,林峥坐起身,拍了拍手上灰尘:“达尔巴动弹不得,一时半会是造不成什么威胁的。”

  “我们走吧。”

  尹思过头一歪,问道:“走?”

  “这么快要下山了吗?”

  林峥指着远处屋顶上几个跳跃的小黑点道:“去藏经阁。”

  “霍都这头螳螂都已经带人过去捕蝉了,我们这两头黄雀也是时候过去蹲着。”

  他侧过头问道:“还用我带你过去么?”

  尹思过想起刚刚林峥将她扛在肩上的羞耻姿势,俏脸变得微烫:“不用了,我现在自己能走。”

  说完,她坐起身,扯到臂膀伤口,一股钻心的疼痛忽地传来。痛得她又躺了下去。

  林峥瞥了无崖子天赋卡的剩余时间,还有十五分钟剩余。

  时间一到,他要么解除天赋卡,要么就重新扣一个小时的费用,为了节省费用,需得尽快把事情办完才行。

  他背过身道:“上来吧,还是我背你快些。”

  尹思过咬着下唇,犹豫了一阵。

  林峥有些不耐烦道:“大姐,动作快点,我的天赋卡很贵的好吗?”

  “你不走的话,那我先走了。”

  尹思过气得两腮鼓起,别过脸去,嗔道:“我不去了,要去你自己去。”

  林峥‘喔’了一声:“那好,你在这等我,晚点再来接你。”

  说完提气就要跃走。

  “唉,等等!”

  尹思过连忙抱了上去,伏在他的背上,嘴里嘟囔:“凶什么凶,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。”

  林峥呵呵冷笑两声道:“开玩笑,哥可是凭本事单身二十多年。”

  说完也不问尹思过抓稳没,脚尖忽地在瓦砖上一点,脚下瓦片瞬时爆开,两人已如蹿天猴般升空。

  落到另一处屋顶后,林峥施展凌波微步走了几步,便又继续弹向下一栋建筑。

  药王院中,达尔巴定在原地,被三小僧抽得浑身尽是鞭痕,僧袍已是破烂不堪。

  “是谁点了老子穴道。”他冲了半天,愣是没能冲破那几处被封的穴位,连忙回头对那一群跟着他一同上山的绿林好汉吼道:

  “愣着干吗,还不快过来帮忙。”

  站在后方的众人先是一愣,接着才挥舞着兵刃杀了上来。

  一旁稍微养好伤势的僧众亦是舞着僧棍迎了上去。

  药王院内一时间乱作一团。

  此时八大老僧已是运功调息完毕,纷纷站起了身。他们一天之内损失了八成的内功修为,想要靠着一时半会恢复,是不可能的。

  只能先将眼见的危机化解,事后再慢慢练功恢复修为了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