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小主神遨游万界

第73章 妖僧

小主神遨游万界 手可拂心尘 4523 2021-03-03 22:12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小主神遨游万界 热门小说吧( 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那浑身沾满炭灰的老僧凭借着烛光,看清少年的样貌后,先是觉得眼熟,再仔细一想,才忽地记起自己在烧火煮饭时,总有一相貌英俊的俗家弟子将劈好的柴送来,并好心提醒道:“你饭又烧焦了。”

  眼前这少年赫然便是那送柴小伙。

  他跟着走上前一步,纳闷道:“你到这里来做什么?”

  林峥心想既然已经来到这藏经密室内了,还有什么好说的。

  直接了当道:“明人不说暗话,来藏经阁,自然是奔着这里面功法秘籍而来。”

  烧柴僧尚不知林峥擅闯地牢,以及在药王院里发生的事,只见扫地僧刚被对方以深厚内力震退,已知眼前这少年绝非一名普普通通的香积厨小僧。

  只道这小子是故意隐藏实力潜入少林,于是略微警惕道:“你小子隐藏的可真够深的啊,具有如此深厚内力,却甘愿在香积厨里当个帮忙劈柴挑水的杂役。”

  林峥知道眼前这四老僧皆是身手非凡,以他们的武功境界,绝对能够被选进达摩堂中,之所以甘愿躲在寺中做一名地位低微小僧,肯定是各有各的目的。

  他笑了笑,拱手道:“彼此彼此,你们四人不也身负绝学,却甘愿躲在这寺中当杂役吗?”

  除尘老僧将布巾往肩上一挂,喃喃道:“我们四人只不过是厌倦了江湖中的纷争杀戮,才选择隐姓埋名,到这少林寺中当一名无名小卒,不愿再过问世间俗事。”

  尹思过眉梢一挑,巧笑嫣然道:“这样正好,我们拿完秘籍就走,你们继续在寺中清修,咱们井水不犯河水。”

  扫地僧像是对待一柄绝世神兵般轻抚着竹扫帚,淡淡道:“虽说看守藏经阁不是吾等分内之事,但既已拜入少林,自然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们将经卷带走。”

  “要拿秘籍可以,除非你能打败我四人中的任意一人。”

  扫地僧说话之际,那无眉花袍僧却已是在仔细打量着眼前这白衫少女。

  只觉得她肤白胜雪,杏眼桃腮,水灵灵惹人爱的同时却又透着一股冷傲绝俗,实非尘世间那些庸脂俗粉能够比拟的。

  他不禁开口赞叹道:“好美的一女子,真是叫人羡慕,我年轻时要是也有你这般样貌便好了。”

  再瞥了眼少女的略带曲线的腰肢,更是连连拍手道:“好身段。”

  说完便侧过身拉住那烧柴僧的手,如捏紧喉咙学唱花旦一般,娇媚做作道:“凡哥,你觉得这女子如何?”

  灰衣僧人一甩手,面露不悦之色:“不是说好你我退隐寺中便不再过问世事了吗,这少女美或不美,又与你何干?”

  那无眉老僧扯了扯烧柴僧的衣袖道:“传功之事一日未能完成,我这心就始终就放不下。”

  “你别生气,等事情一了结,我再无挂念,便与你一同在寺中安度晚年了。”

  那烧柴僧听完之后,长长叹了口气道:“你若是执意要传...那也随你吧。”

  尹思过被那妖僧盯着看了良久,又听他尖声尖气地说什么乱七八糟的鬼话,吓得连忙躲到林峥身后,骂道:“你这老妖怪,干嘛一直盯着我看,还说...说...”

  说到一半,尹思过愣是没好意思复述那妖僧所说的那些轻薄话语。

  在旁的其他二位老僧听到这番话语后也是有些愕然,彼此交头接耳聊了一阵后,似是了解其中的缘由,也就没再说些什么。

  林峥看出了那无眉老僧有些不对劲,挺直腰杆,挡住那老僧的视线,让那他无法再盯着尹思过瞧,心中却是暗道:

  “虽说尹思过继承了小龙女的绝色容颜,走到哪都引人垂涎,这没什么奇怪的。只是这妖僧都这么老了,还能起这心思?”

  “老骥伏枥志在千里?”

  那无眉老僧正打量到一半,忽地视线被阻,老脸阴沉似水,尖着嗓子叫道:“贼子,找死。”

  妖僧话音刚落,林峥便已见到妖僧五指微微拨动。

  在那电管火石间,林峥无法看清对手使出何种暗器。

  自知出招速度并无对方迅猛,于是以不变应万变,那一瞬间并不出手,而是迅速真气外放,凝化出一层淡淡的气流护甲。

  只见红芒闪过之后,三根带着红线的绣花针在林峥的巨阙穴、水分穴和中极穴前高速旋转着。

  绣花针如钻头一般不断地旋转着,然而却始终没能触及林峥的衣衫,愣是被一道淡淡的雾气格挡在外,始终无法前进半寸。

  “这是...真气?”

  盯着那似雾非雾的气体,无眉妖僧的眸中闪过一丝惊骇,他听到扫地僧说这少年内功深厚,还以为扫地僧是在为自己一击失败而找借口。

  直到现在亲眼见证到眼前少年不但能够做到真气外放,而且还能将真气凝化成盾,才渐渐意识到扫地僧所言非虚。

  林峥忽地聚气一挺腰,将位于脐前三处穴位的绣花针尽数反震回去。

  眼见绣花针如闪电般反扑回来,无眉妖僧手捻兰花指,将三根红线一卷,试图一拉缰绳,重新掌控这数枚脱缰了的绣花针。

  哪知他牵扯红线之力竟是无法抵消绣花针蕴含凶猛内劲,忽听得啪啪噗噗数声响起,三根红线已然齐齐断开掉落。

  而那三根绣花针亦是受到绳子的拉扯,偏离了原本位置,扎到了妖僧的肩头上。

  若非绣花针中蕴含的深厚劲力在红线牵扯时化掉了一部分,恐怕绣花针就已是透骨而过,不是扎在表面这么简单了。

  “滕弟,你没事吧?”灰衣僧人取出腰间那本烧柴用的棍子,护在妖僧跟前,侧过头问道。

  那花袍僧人娇媚做作道:“我没事,有你关心我的生死,便已足够了。”

  林峥见花袍僧那副人不人妖不要的模样,只觉得胃海一阵翻涌,差点想把昨夜的饭菜也吐出来。

  他先是对着那扫地僧拱手道:“是不是晚辈只要打败你们四人中任意一人,你们即可任我借阅秘籍?”

  扫地僧虽知少年内功深厚,但他仍旧有信心能够击败这少年。

  生死相博中并非光凭内力便可获胜,有时招式精妙亦可四两拨千斤,克敌制胜。

  正如后世华山派中的剑宗气宗之争那般。

  只要是真正的强者,就算是以看似瘦弱的身躯,也足以撼动壮过自己无数倍的蛮者

  他将扫帚横在胸前,微微点头道:“不错,别说我们欺负晚辈,就算是你们两个一起上,只要打败我们四人中一人,便算你胜。”

  他顿了顿道:“你...是打算挑战老衲吗?”

  林峥嘴角一咧,指着那妖僧道:“不!”

  “我要挑战的是他。”

  “就你了,穿件僧袍还绣大红花,说话男不男女不女的,我忍你很久了。”

  无眉老僧脸颊肌肉耸动,白色的妆粉,脸色胭脂一块块脱落,露出内里皱纹横生的肌肤。

  他这辈子最恨别人这般说他,当即双眼微眯,眼眸中杀意涌动,再度发出尖锐的声音:“小子,今日我非杀了你不可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