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小主神遨游万界

第59章 疯魔

小主神遨游万界 手可拂心尘 4641 2021-03-03 22:12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小主神遨游万界 热门小说吧( 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屈指成爪,一记少林龙爪手,朝着白衣女子的心口袭去。

  尹思过见到那老僧右爪前伸袭来,当即手腕一抖,金铃索绕开龙爪,直扑向老僧的光头。

  了凡从未见过这样的兵器,见金铃古怪,不敢用头硬接,只得收回龙爪,闪身往右避开。

  哪知那少女左手捏成兰花指在绸带上轻轻一弹,那绸带竟如活过来一般,在空中急转弯,朝着了凡的面门再度袭来。

  了凡连连施展轻功左右闪躲,少女却似弹着一跟断弦,右手执弦,左手连弹。

  只听见叮叮叮三声,金球疾颤三下,分点了凡脸上“迎香”、“承泣”、“人中”三处穴道。

  这三下点穴出手之快、认位之准,实是武林中的第一流功夫。

  三声清脆铃铛声虽是不大,却是诡异万分,入耳荡心摇魄。

  了凡本就渐入疯魔,如今听得这摇魂铃音,更加心烦意乱。

  他左手捂着耳朵,右手龙爪手挥舞不止,朝着那金铃索撕去:“给我停!”

  与此同时,林峥头上冒出缕缕白烟,心中默念经诀:

  “阴到极盛,便渐转衰,少阳暗生,阴渐衰而阳渐盛,阴阳互补,互生互济...”

  他按照心经口诀,不住地调整内息。

  先是慢慢炼化掉了凡打入的那股易筋经真气,接着便开始让其余暴走的真气渐渐平复下来,顺着经脉开始流通,只需再过片刻,他便能打通双臂上闭塞的经脉。

  嘶啦——

  一声布匹撕裂的声音响起,金铃索被龙爪手劲气打中。

  尹思过虽是右手一扯,急忙收回,但仍是晚了半步。

  白丝绸被龙爪劲气撕出了三道口子,只剩下一点丝线粘连着,再一用劲,立马便会断成两截。

  见到娘亲留给自己的遗物被撕毁,尹思过心中一酸,豆大的泪珠扑簌簌的滴落。

  铃音消散,了凡只觉耳根清净了许多,烦躁过后,心中却是怒火更甚。

  龙爪手再度朝着少女的手中的金铃抓去,他要毁了这金铃,决计不能让那少女再使这金铃武器。

  尹思过心怀感伤,当察觉到老僧意欲抢夺金铃时,已经来不及出手架挡。

  为了不让金铃被毁,情急之下,她也好侧过身将金铃护在怀里,用身体来挡下那一爪。

  嘶——

  龙爪手狠狠地抓在了她的手臂上,狂乱劲气入体,她喉咙一甜,嘴角缓缓流出鲜血。

  经脉已是大大受损。

  了凡右手死死擒住尹思过臂膀,让她无处可逃。

  高举左掌便要往她天灵盖击下。

  这一掌打下,尹思过立马便会香消玉殒。

  此时达摩、罗汉、药王、心禅、菩提、般若、戒律,七大堂首座已经聚首,围在一旁,等候天鸣方丈发号施令。

  见到师祖那毫不留情的狰狞模样,知道马上就要血溅当场。

  天鸣方丈也顾不了那么多,用另一边未曾受伤的手,使出大力金刚指,朝着了凡的腰间穴位点去。

  “了凡师叔,擒住她即可,切莫犯了杀戒!”

  了凡瞥见左侧金刚指点来,立即以左掌相迎,右手龙爪手松开,倏地一闪,将尹思过手中的金铃索强行夺了过来。

  “不要啊。”尹思过被龙爪手打得身受重伤,本已昏昏沉沉,忽地察觉到手中一滑,这才惊醒。

  伸手要抢回金铃索,却是牵动了受伤的经脉,身子一颤,整个人委顿的半跪在地。

  只听见“叮铃”两声,一颗连着白丝绸的金疙瘩也掉在了她的眼前,赫然便是被捏扁后的金铃。

  金袍老僧狼视着围在他四周的诸堂首座,这些首座都比他至少低一个辈分,其中还有的是他的亲传弟子,没想到现在竟胆敢联手围观他一人。

  他森然笑道:“好啊,你们要欺师灭祖了吗?”

  天鸣方丈上前一步,垂首道:“天鸣不敢。”

  他接着说道:“一念成佛,一念成魔。一念之间,一线之隔,截然不同。”

  “还望了凡师叔莫开杀戒,留他二人一命,天鸣自会以寺规处置他们。”

  了凡此时已渐疯魔,又岂能听得进去,兀自吼道:“不能留他们性命,否则后患无穷。”

  说完转身,挥掌便再度朝着那少女的天灵盖打去。

  天鸣白眉微皱,朗声喝道:“了凡师叔已坠魔道,七大首座随我一同出手擒魔!”

  “是,方丈!”

  八位高僧将了凡围在中心,各占一处方位,同时使出各自拿手绝学。

  般若掌、大力金刚指、波罗蜜手、须弥山掌、拈花擒拿手纷纷朝着那中心的金袍老僧打去。

  面对少林诸位高手围攻,了凡却是冷哼一声,右足点地,滞空旋转一圈。

  每转至一个方位,便使出对方相同的招式,金刚指对金刚指,须弥山掌对上须弥山掌...

  他每一出手,便有一堂首座被击飞。

  一圈转完,他缓缓落地之时,少林诸堂首座皆已吐血倒地,显是在对掌之中败下阵来。

  各堂弟子见师父受伤,纷纷手持僧棍上前守护。

  了凡扫视着重伤倒地的各堂首座,面色狰狞道:“七堂首座欺师灭祖,皆为少林叛徒,只要谁杀了他们,老衲便封他为新的首座。”

  他顿了顿指着重伤倒地的天鸣,狞笑道:“谁杀了他,便是少林新的方丈!”

  疯魔!这是一众弟子心中同时浮现的两个字。

  若是在寻常江湖帮派,各堂弟子早已蜂拥而上,杀主夺位了。

  但这里是少林寺,众僧听到师祖竟说出这般入魔胡话,皆是仍旧护在各自师父身前,一身浩然正气,凛然不惧。

  此时诸堂首座皆已盘膝坐直,口中诵念佛号,体内则是在调息疗伤。

  一众弟子知道各堂首座是打算以佛法渡化了凡的心魔,也纷纷双掌合十,垂首念诵佛经。

  “南无阿弥陀佛...”

  梵音袅袅,声声入耳。

  这些往日里了凡日夜念诵的经文,此时此刻对已入魔的他而言就像紧箍咒一般,众人越是念诵,他越是头痛欲裂。

  就像有千百只苍蝇,绕在他的耳旁不断地发出嗡嗡嗡的声音。

  他痛得只能双手抱头,用脑袋不住地撞地,直至额角流血,直至青砖碎裂。

  倏然间,他瞪大腥红眸子,猛地一抬头,如鲸吞般疯狂吸气。

  天鸣见势不妙,瞳孔猛地一缩,厉声喝道:“各堂弟子,速速撤退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